宰颖刚好就出门没有回来

作者:澳门24小时小说

  最初那会,石磊对宰颖就特别迷恋,他的意图十分明显就是想和宰颖处对象,身边的人也都知道这么回事儿,问题是那会他的工作非常繁忙,外出去学习的机会也多,于是就耽搁了他和她的谈情说爱,结果最后那一层窗户纸就没有被及时的捅破。但石磊却一直都认为,自己与宰颖是有婚约的,只是自己这个意思她没有真正的领会过去,后来宰颖就突然另嫁了他人。
  在一次临时去学习的时候,宰颖刚好就出门没有回来,于是石磊就写了这样四句话留给她:
  天天月月年年,温温暖暖甜甜,朝朝幕幕亲亲,恩恩爱爱绵绵。
  这几句话的意思非常明显,石磊就是想和宰颖表明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,也就是他所说的那个婚约。宰颖当然能够看懂,她还非常的受感动,于是随后她便追过去找他,可无意中她就看到了另外一幕。
 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缘份有时候确实就不好预测,那中间阴差阳错的说法太多,说不定哪一个原因在暗中就起了什么作用,或者这样,或者就那样,就那么一种选择,差一差挪一挪那不应当相遇到一起的缘份就会被拆开,有情人不一定就都能做成眷属。
  在外出去学习时,石磊身边突然就冒出一个苦苦的追随者,结果就被宰颖无意中给撞上了,于是她就认为石磊是个脚踩两只船的人,后来宰颖就毅然决然的另外又选择了他人,她觉得自己也很委屈。
  照实说恋人应当有那种心灵间的感应,两个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互相的信任对方,对所有的流言蜚语都不能轻信,对某些现象总得问个为什么,那样最后两个人才能走到一起。
  石磊从外地学习回来时,宰颖已经与一个叫杨百乐的男人在张罗着结婚,她这闪电一般情变,就把石磊给击怒了,他认为宰颖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,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既然两个人没有生活在一起的缘份,那就不能硬性的去祈求谁,何况自己和宰颖还是同事这样的关系。
  与石磊没有了任何关系的宰颖,很快就与杨百乐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而宰颖还象征性的发给了石磊一张请柬,她觉得大面上总得要照顾一下他的情绪,结果在她结婚的那天,石磊真就去了,他虽然显得很不愉快,但还是没有做出不正常的举动,只是在她婚后上班时,他随口问了她一句,说为什么会这样呢?宰颖认为已经没有必要再和他谈这件事,于是她只是淡淡的一笑便掩盖了过去。
  其实宰颖婚后并不愉快,她与杨百乐先前根本就没有感情基础,两个不熟悉的人突然就走到了一起,那中间也就隐藏了很多的不适应。杨百乐属于那种盛气凌人的性格,他就不能容忍宰颖压抑住他,这就与忠厚老实的石磊形成强烈的性格反差。再一个问题就是宰颖就发现丈夫有欺骗自己的行为,这场婚姻他似乎就从中精心设计了一个骗局,结果就诱导着自己远离开石磊。
  杨百乐有个表妹叫胡敏华,这个女人那天就没有来参加宰颖的婚礼,但婚后宰颖却见到了她。看到胡敏华时,宰颖就大吃了一惊,就是这个女人纠缠着石磊,她怎么能是杨百乐的表妹呢?
  后来宰颖就不动声色的来找石磊,她也是要问个明白,说你去外地学习那会,有个叫胡敏华的女人她到底是谁?我去找你的时候看到了她。石磊瞧向她便淡然一笑,说你是不是就因为她和我分的手?那就不要再问了,因为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是谁,有那么几天,她就是硬缠着我,说是要去做一笔大生意,还让我给她介绍关系,后来她无缘无故就失踪了。
  知道了这个原因,宰颖虽然没有再说什么,但她已经不再怨恨石磊了,并且恢复了和他过去的友谊,她还与石磊这样讲过,说好姑娘有都是,我根本就配不上你,还是忘了我吧!以后我一定会帮你。石磊仍然是淡然的一笑,他没有与她说自己找女朋友的心思已经死了,也没有向宰颖表述,说她对自己的打击太大,他也根本就不想伤害她,但还是和她讲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,说你幸福我就幸福。宰颖便非常受感动,她激动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说石磊你不用太心急,我肯定会对你负起责任,你找女朋友我来替你把这个关。
  在此之前,石磊与家人已经吹过一回牛,说自己在单位处了一个女朋友,对方的长相非常漂亮,家里的条件也好,对方还特别的迷恋自己。
  最后这一句当然是反话,说出来很容易,但想收回去那却很难。石磊虽然没有明说是自己迷恋宰颖,可这个事实他却没有办法改变,吹牛有时候就带上税的,宰颖的情变对他来说那属于致命的硬伤,但他仍然还处处都维护着她。真正爱一个人就能把对方对自己的伤害也包容进去,石磊连一句报怨宰颖的话都没有讲过,在现实中,他不但替她祝福,还能为她的不理智进行辩解,他就认为自己配不上宰颖,他从没有想过要去伤害她。
  常言说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石磊和家里讲过自己已经处了女朋友,父母就经常提示他要尽早的把这个人领回来。另外石磊的父母逢人便会提起这件事儿,似乎他们马上就要娶儿媳妇了。石磊讲的这个女朋友就是宰颖,他没想到眼瞅着就抓到手的女朋友还能跑了。
  迷恋一个人,却又无法能得到对方的感情,那种痛苦也就只有石磊才能够感知到,于是在工作中,他便再也不去接触女性,似乎就与爱情绝缘了。
  其实宰颖已经注意到了石磊的变化,他变得消沉、不理尘世、只会埋头去工作,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别的嗜好,那种情况也让她也特别的痛心,但一女不可多嫁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便答应了要帮助石磊,她和他之间的感情还是非常深厚,但感情再好,那现在也只能当做普通的朋友来相处,于是在后来她便与他慢慢相处成最知心的朋友。
  婚后宰颖自然会有几天短暂的幸福,这就不必再去详细的解读,问题是好景不长,她丈夫杨百乐这个人很不地道,他那种花花公子趾高气扬的性格很快就暴露了出来,对此宰颖自然就看不惯,可拿他也没有办法。再一个问题就是,杨百乐的身体不是十分太好,他隔三差五就会闹出一点小毛病,不是今天感冒了,就是明天哪里又不舒服,他还就不说自己怎么回事,总是指责着宰颖说她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反正宰颖做什么他都看不惯。
  有一天杨百乐下班回来刚走到楼下,迎面就从胡同里跑出来一辆毛驴车,那也真叫个寸劲,毛驴车就把他吓的摔了个跟头,其实并没有撞到他,然后毛驴车就停在了路边。
  那天宰颖下班回来她就赶上了这件事,于是她便赶紧四处打电话,准备把丈夫送到医院去检查,后来她就把石磊也叫了过来,加上那个赶毛驴车的,三个人终于就把杨百乐送到了医院。杨百乐就是吓了一跳,大毛病并没有,可他无缘无故就的发起了烧,而且还高烧不退。
  那些天弄得宰颖一点办法都没有,所有的检查都做了,啥毛病也没有,可杨百乐就是一直都发着高烧,连医生都说他就是吓了一跳。后来杨百乐的母亲就找来一个跳大神的,这个人就说杨百乐是被毛驴车撞丢了魂,于是他母亲便和宰颖跑到楼下去给杨百乐叫魂,可一连叫了好几天,杨百乐依然就还住在医院不能回家,他的病情一点也没有好转。这个时候杨家又有人想到要赶紧去算一卦,不管怎么说,那也得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,于是有些话就陆续的传了回来。
  算卦的倒是什么都没有算出来,但杨百乐的母亲就和人家说,说我儿媳妇姓“宰”,而我们家又姓“杨”,这个“宰”和“杨”有没有什么说道?算卦的便得到了暗示,说那不就是“宰羊”吗!民间早就有这么一说,沙(杀)朱(猪)宰杨(羊)路段(断)梁,洪水仇丁牛马朗(狼),危钱滑车郭(锅)吴(无)米,养桑(丧)屠鱼印白强(墙)。
  杨百乐的母亲没听清楚,她又仔细问了一句,算卦人便给她写了下来,说这个话你知道就行了,千万不能再传扬出去,你们家儿子和媳妇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。结果他写出来就变成了下面这四句话:
  杀猪宰羊路断梁,洪水仇丁牛马狼,危钱滑车锅无米,养丧屠鱼印白墙。
  算卦人的意思就是说这些姓氏不能婚配在一起,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听说来的。而杨百乐的母亲就从这个意思里面领会出了问题,她就认为儿子如果不和媳妇离婚,那他的小命早晚都得交待了。后来杨百乐也认为自己和宰颖一定就不能过好,这个婚姻如果非要坚守下去,最后就只能是自己弄丢了性命。于是他就和宰颖商量要离婚,而且一天都不能再等待下去了。
  开始宰颖并不相信这些,她也去找了一个算卦的,那个人后来就给她讲了下面这四句话,说:杀猪宰羊一把刀,路逢小鬼命难逃,婚姻原本两相配,遭遇克星苦煎熬。
  杨家人自然是委婉的与宰颖讲述起这个道理,就说她和丈夫是命里相克,最后她就能把男人给克死。宰颖不愿意听这个话也没有办法,夫妻之间虽然并不是十分的恩爱,可进一家出一家这总不是什么好事情。另外自从有了这个说道之后,杨百乐便再也不敢回来见宰颖,后来他出院就藏了起来,连她的电话他都不敢接,他就时时刻刻都躲避着她,他现在就以保命为主了。
  有了这个说法之后,宰颖心里自然就不舒服,你们杨家做的这叫什么事儿!先前就是你们搞的鬼,你们让那个叫胡敏华的女人去围堵住石磊,然后就让我误读了他,现在又弄出“宰羊”这么一说,那天下的美事不能都是你们说了算!
  宰颖也是要替石磊打抱不平,她认为自己现在已经没脸再去找他,即使就是命里相克,宰颖也要把杨百乐克死了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,当初如果不是你们给我和石磊下套,那你杨百乐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。宰颖还是认为,就是那句“宰羊”的谐音不好听,除此之外什么说道都没有。
  又是一年春节的临近,这天下班时,宰颖和石磊两个人就在单位的走廊里相遇在一起。
  快过节了,啥时候回家呀?宰颖就是随口闲问了一句,说我这个人说话也不算数,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我还欠你一个人情呢。
  今年我就不回家了。石磊瞧着宰颖苦笑了一下,说一个人回去也没啥意思,家里还总是催我。
  这个话就让宰颖没法往下接,她只是冲着他轻轻的点了下头,然后就走了过去。
  宰颖朝前走了两步,可她又转了回来,看到身边的人已经过去,她这才低声与他讲了一句,说石磊,明天就放假了,你还是赶紧回家过年去吧,一家人过年那得团聚在一起才好。
  这个话还是不说了。石磊轻轻的摇了下头,说你也快回家去吧,我还有点工作没有干完呢。
  石磊转身回了办公室,他没想到宰颖随后就跟了进来。
  宰颖自己随便找了个坐位坐下,石磊便赶紧去给她倒了一杯水,说真不好意思,也不知道你会来看我,要不我就去买点水果吧。宰颖冲着石磊摆摆了下手,说别忙了,我也没有啥大事,就是看到你过年回不去家我心里觉得挺不舒服的。石磊摇了下头,说没啥,我已经习惯了,一个人过年挺好,清静。
  石磊,要不一会我陪着你去吃口饭吧。宰颖的目光瞧向他,说都是我不好,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。石磊便瞧着她傻笑了一下,说没啥,谁都不欠谁什么,即使就欠了什么那也没啥,我们俩毕竟还是同事。
  那你为什么就不找女朋友?宰颖终于蛮怨了他一句,说我都跟你陪过多少次礼了!当时那是我错了!是我伤害了你的感情,杀人还不过头点地呢,结果你就不依不饶我,石磊你这是要干什么呀!人家都说过错了那还不行吗。
  说到这里宰颖便抹起了眼泪,她既是替自己辩解,同时也在劝说着石磊,那意思就是让他赶紧再找个女朋友,人的青春很快就会过去,不能被别人甩过一次就不成家了。石磊低下头去,他仍然还不想把心里话告诉她,可宰颖却突然站起身来,她冲着石磊就数落了一句,说瞧你这点出息吧,如果不是看在我们还是好朋友的份上,我真就不想再理你。石磊这才笑了一下,说宰颖我并没有让你理我,我这就是在跟自己过不去,当时我明明就是想要娶你,可那个叫胡敏华的她跑来纠缠我时,我为什么就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!是我那会先对不起你,你没有什么错,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恨过你宰颖,这个话你听清楚了吧!
  宰颖抹去泪水,说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,就不要再提了!宰颖重新又坐下,说石磊,今天没有别人,你跟我说一句心里话,你到底想怎么办?
  宰颖,你不是男人你也不懂得男人的感情。石磊长叹了一口气,说后来我就理解了杨百乐,他跟我一样,他也是迷恋着你,所以就对我使出了美人计。宰颖,是我在胡敏华面前打了败帐,这笔旧帐我啥时候都得认。“迷恋”这两个字的意思你应当也能懂,就是没有你我肯定不会娶第二个女人,不就是一辈子不成家吗,没啥了不起的。
  那如果我和杨百乐离了婚,你还愿意娶我吗?宰颖终于讲出她现在最想和石磊说的一句话,说其实我和杨百乐已经离了婚,我来找你也是想听听你的意思。
  是真的吗?石磊显得非常吃惊,说宰颖,咱们可不带这样开玩笑的?你也千万别再折磨我了!
  民政局的那个手续得年后才能拿回来,但我和杨百乐都已经签下离婚协议,那个手续现在已经都送到了民政局。宰颖瞧向他,说石磊,我现在还是觉得是自己配不上你,你也给我一句痛快话,这中间不许带有任何的免强,行就是行,不行就千万不要答应我。另外我还听人说,我和杨百乐是姓氏不和,我们俩在一起这里就有个说道,是叫做“宰羊”,他就一定会被我给克死,我是担心再害了你。
  宰颖,如果你敢答应我的话,那我可就要娶你了。石磊显得特别激动,说你愿意宰我那就随便的宰吧,反正我就是属石头的,我就是怕再被你给甩了。
  第二天随着石磊登上回家的长途车,宰颖还在低声反复的嘱咐着他,说咱们俩的事情先不要太声张了。我现在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把这个离婚手续办理下来,如果知道你还肯接受我,那先前我早都和他离了。
美高梅国际官网手机版,  石磊便笑了一下,说宰颖啊宰颖,你现在就得横下心来,前面你扔了我一回,这次你就得有扔下他的心思,我是肯定不会再让你溜走的,从今天起,你已经被我给绑架了。
  宰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杨百乐打过来的,他在电话里告诉宰颖,说我们俩那个离婚证已经办理了回来,是我托人拿回来的。宰颖便回了他一句,说我知道了。杨百乐便接着讲出一个秘密,说宰颖,你还是去找那个石磊吧,我听说他现在还是单身。另外先前也是我太迷恋你的缘故,于是我就让敏华去勾引他,但石磊并没有上敏华的当,他只是答应可以帮着敏华做生意,别的事情都没有,另外我答应你的那些条件都属于补偿给你们的,是我错了。
  放下手机,宰颖突然就笑苦笑了起来,然后她又抹起了眼泪。可能是她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也可能是她为马上就到来的幸福而喜悦,但她却没有再对石磊说什么,她只是把头转向了车外,她也一定会在为自己未来的生活做着某些谋划。
  其实宰颖的内心从这一时刻起,她便一直都处于感动之中,石磊他为自己吃了那么多的委屈,可他却一直都在默默的忍受,那么自己以后也一定要替他再做出某些牺牲,感情是相互的,那样的日子才能过到永远。
  宰颖觉得石磊的人格永远都值得自己去迷恋。      

本文由美高梅国际官网手机版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