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焕小子问我

作者:澳门24小时小说

我在公共汽车站见到了韩友彬。他戴着耳塞,靠在墙上……我鼓起勇气向他走过去。我为什么这么紧张……难道他会害我不成??“你好啊??”“呃??韩芮媛??”“是的。”我鼓起勇气:“你应该……向元民宰道歉。”“你就想说这个吗??别多管闲事了。”“这不是闲事,事情是因我而起。”“不是因为你,是我主动吻你的……”……干嘛又提这个……我脸都要红了……这个家伙,我可是很诚挚的在和你说话呃。“虽然……是这样,但……你还是应该向他道歉。”“不要你管……”“还有,我为早晨的事情向你道歉,我说话太过分了。”“没关系,最开始我还会受到打击,这种话听得多了,我也不在意了。”—_—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吗??我们都不说话了。迟疑半天,我终究压不下好奇心,决定向友彬询问智敏的事。“我想问你一件事……”韩友彬盯着我……可能是在阳光下的缘故,他的脸很白,看上去更帅气了。我们坐到小区公园的长椅上。我想我不应该一开始就直奔主题的……而且,万一友彬不高兴了怎么办?拖延拖延……“你……真的应该向民宰道歉。他好象并不坏,而且他和你又是好朋友。”“我说过了,没事的。^^”韩友彬冲我笑了笑。他摸了摸我的头发,对我说。“对了,你想问什么?”他很认真……很好奇地问我。见他这样,我更不好意思问了。“刚才……你们提起……智敏……我只听说一点儿……她是个怎样的人?”“智敏??你是说金智敏??”说到智敏的名字,韩友彬小子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,溢出股悲伤的情绪。真的很悲伤,会有什么内情呢……她到底是谁呢……“智敏??”他喃喃地重复了一遍。“哦,对不起,我知道我这么问有些失礼,可我的性格就是这种控制不住好奇心……”“呼呼……”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。“智敏……是的,智敏和你很像。”“和我很像??”这家伙不是在逗我吧??“是的。”韩友彬在我旁边轻轻地笑了。“她的笑,她的哭……她的纯真……她的愚蠢……她强烈的自尊心……她的一头长发……她爱打人……她不喜欢被人轻视……还有,还有……”说着说着,这家伙吞吞吐吐,说不下去了。我感觉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。其实我真的不该问……“啊……对不起,我好象问了不该问的问题。”“没关系,反正都已经过去了。”韩友彬说完这句话,又补充道:“不过,我不想再说了。”“好吧,如果你不想说的话,你就不要说了……”这小子竟然也有如此严肃的一面,我的心情反倒变得微妙起来。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不起他……他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忧伤。哎哟……“喂!你在那儿干什么呢??”是在说我么?我徇声望去,是镇焕。他一只手里拎着个袋子,下身穿着运动裤,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半袖衬衫,戴着一顶带檐的帽子……韩友彬愣愣地看了看镇焕,又转头望我,低声问了一句:“你认识他吗??”“呃?哦,我和他住在一起。”我摸了摸头,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,似乎说起来……话长。“韩芮媛……我问你在那儿干什么呢??”镇焕小子一边冲我喊,一边向我这里走过来。他摸着肚子,向我走来……他和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,韩友彬的表情渐渐凝固了。“怎么回事,这不是镇焕吗?”友彬的声音听起来怎么闷闷的??“是啊,你认识他吗?”我诧异地问。“是啊,听说他从法国回来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他了……”“什么??”镇焕小子一看到韩友彬,立刻对我道:“哎呀!!我肚子饿了。放学了还不赶快回家??”“呃??等一等……”我正要抗议,镇焕拉住我的手。“啊……喂……”“我肚子饿了……快回家!!”“等一会儿……”这个家伙,又是这么蛮不讲理,我正和友彬说话呢……我一边被镇焕小子拉着往前走,一边回头看。韩友彬冲我挥手。哎哟……我也冲他难为情地笑了笑,向他挥手道别。这时,镇焕小子更加用力地拉起了我的手。“啊……好疼啊!!”轻一点儿行不行?真是的!“谁让你不快点儿回家了,快走!!”镇焕小子不耐烦地说着,根本不理会我的叫唤。“啊……啊!!”我几乎是被他强行拉回了家。一进家门,这家伙就使劲甩开我的手。“好疼啊,你干什么呀?!我正和朋友说话呢,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我气愤地冲他吼叫。这家伙好象也是恼羞成怒的样子。他为什么要气成这样?难道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??正在这时,镇焕的手机响了。“喂,哦……我……韩友彬??他和元民宰为什么??为什么??是谁呀?”突然,他不说话了。停了一会,才道:“我知道了,挂了。”这小子挂断电话,顺手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,大步向我走来。嗬……我感觉好奇怪啊?“你怎么……怎么了??”我向后退去。不要过来啊,又想干什么?怪可怕的,呜……“你的嘴唇怎么搞的?”“怎么了??”我停住,愕然地问。“你的嘴唇为什么裂了??”“你……你在说什么呀??”什么裂了?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嘴唇。“你和韩友彬接吻了吗??”“什么??你……你说什么呢?”他怎么知道的?难道刚才那个电话?……天,那帮人怎么这么无聊啊,到处传这些消息。“我问你是不是接吻了?!!”镇焕突然对我大发雷霆……他是不是吃错药了?我接没接吻,跟他有什么关系??“是……是的,我和他接吻了,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??”“喂!韩芮媛!”“和你有什么关系??”我理直气壮地问。“喂……我真的要气死了,你小心你的嘴唇!!”没头没脑的,竟然让我小心嘴唇……这是什么意思嘛??他是不是神经有毛病啊??我悄悄地溜回自己的房间。心里疯狂地打鼓。虽然我在镇焕小子面前又是大吼又是发脾气,其实我心里真的很紧张……其他人怎么生气,怎么骂我,我都不眨一下眼睛,奇怪的是,这个家伙要是冲我发火,或者骂我,我的身体就会变得僵硬,而且无话可说。因为担心镇焕小子还要进来找我晦气,我不敢脱衣服,就这样穿着校服,静静地睡着了。咣咣……“喂!!”镇焕小子的声音。“啊……吓死我了。”我大吃一惊,猛地坐了起来。“喂,韩芮媛!!”干什么呀?啊,烦死人了。吵什么吵,让人家连觉都睡不好!!“喂!!你竟然还睡得着觉??”镇焕边拍门边大声嚷嚷。为什么睡不着?讨厌!我揉着眼睛,不情不愿地打开门。“混帐东西……你锁门干什么!这是我的房间!!你知道不知道??”镇焕边骂我边挤了进来。这个无耻的东西……恐怕连狗都懒得咬他?!天啊!!这个家伙跑进房间,胡乱翻找衣服,最后拿出一套正装,又冲我道:“喂!!你也赶快穿好衣服!”“呃?我穿着衣服呢??”我低头审视一下,校服好好地穿在我身上,就抬头道。“你在和我逗趣吗??”“那又怎么样??”我偷偷翻个白眼。“别多嘴,我让你穿你就穿。”那个家伙仍然是那么的蛮不讲理。“为什么?”“你得和我一起出去。”“为什么?”不弄清楚原因我才不要出去!“啊,死丫头……你怎么这么爱刨根问底啊!!妈妈说今天要晚点儿回来,让我们出去吃饭!!行了吧?!!”臭小子用最大的声音冲我吼叫,啊……震得我耳朵疼。你喊什么??“你和我一起??”我不乐意地问道。“啊,你这臭丫头真扫兴。你以为谁愿意和你一起吃饭吗?”干嘛用这么轻蔑的口气?真是臭小子!“我……我知道了。”我郁闷地准备换衣服。可是……那个该死的家伙,居然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。“你还不出去,磨蹭什么呢??”“什么??”镇焕瞪大眼睛看着我。“我要换衣服!!咳咳。”我的声音太大,嗓子都喊破了。混帐,真丢死人了!!“哈哈哈,真丢人……好玩好玩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可笑的女生,哈哈哈。”可恶的小子哈哈大笑起来,慢慢转身走了出去。丢死人了,怎么会在他面前如此狼狈……“不过……”这家伙又把头探进门里,带着嘲笑的表情说:“你真的很小,嘿嘿~”“你说什么??”我愕然,这个家伙,怎么说话没头没脑的?“就是这个……这个。”这个臭小子,他面带嘲笑,指了指我的胸口。“喂,喂!!你怎么知道??”我又羞又恼,睁大眼睛瞪住他。流氓!恶棍!!“哈哈,你看看,脸都红了,难道你不小吗?!”“什么??什么??你这臭小子?!!你看见了吗?!!你看见了吗!!”“你发什么神经!!看一眼就知道很小了,哈哈~”“你,给我出去!!”实在是太生气了,这个混蛋!“喂,你现在还穿那种小孩子才穿的小短裤吗??”镇焕小子理都不理我的话,靠着门框,嘻皮笑脸地问。“这……这个……喂!!你看到我的内衣和内裤了,是不是?”天啊……怎么会有这种人??“其实我也不想看,不小心看到了。嘿嘿~”“臭小子!!!你想干什么!!!!”我怒气冲冲地朝他扑了上去……也不知道打了多久……大约有三十多分钟吧,我们俩气喘吁吁地走在明洞大街上。“哎哟,吃什么好呢??你想吃什么??”“随便吧……”“也难怪……到哪里都有你这种人……”这家伙从开始就一直吹毛求疵。我只能默默地忍受。哎哟……我只能忍受了。这小子吹起了口哨。我悄悄地瞥了他一眼。他把手插在兜里,四处张望,一边吹着口哨。活生生的二流子……可是,他穿上黑色套装,昂首挺胸的样子,整个人都显得与众不同。虽然我就在他身边,却穿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牛仔裤和衬衫……我们之间的差异是不是太大了??我们俩一起走在路上,从旁经过的人们都忍不住偷偷地瞄我们几眼,然后冲我笑一笑。以后我再也不会和他一起出门了。“喂……和你一起出门,感觉好丢人啊。”我郁闷地抱怨。“你怎么不穿件像样的衣服!!”“我没有合适的衣服,对不起~~嗯?!!”“哧!”这个家伙张望了半天,最后带我去了一家位于二楼的西餐厅。我可没有钱……这小子应该会买单吧??菜单上都是英文,我还不如干脆不看呢。“你想吃什么?”镇焕小子问我。“我?跟你吃一样的……”我有点心虚地看着他。“这个要两份。”镇焕不易觉察地皱了皱眉(虽然不易觉察,可我就是看到了,哈哈!),指着菜单对服务员说。“好的。”服务员姐姐拿着菜单走了。“喂,你是不是不懂英语,所以这么点菜??”我凑上前去,阴笑。哈~“胡说八道,你以为我是你啊??”“那你说说你点了什么。”“啊……讨厌死了……上什么就吃什么吧!!”“嘿嘿~”臭小子竟然发起了脾气。看来是他心虚了~~“死丫头,你会英语吗??”镇焕冷不丁冲我吼道。为什么要在这里大呼小叫??丢死人了……连点儿起码的礼仪常识都不懂。“我也不懂英语,嘿嘿~”我觉得自己很傻,这小子似乎也觉得我让人哭笑不得,他翘起半边的嘴唇,轻轻笑了笑。菜终于上来了。虽然看上去很少,但是吃完以后,肚子却撑得要命。“啊……好撑啊。”我把沙拉都吃光了,才离开西餐厅。这个家伙一直在旁边骂我,说什么丢人现眼之类的话。“现在去哪儿??”“去喝酒,你喝过酒吗??”我还从来没喝过酒……“当然喝过,哪有没喝过酒的人?!”嘴硬一下,应该不会被人拆穿的吧?嘿嘿嘿~“是吗??”大约走了十分钟??这家伙走进一个建筑物地下的酒吧。这是什么地方??我稀里糊涂地跟在他屁股后面。“小焕啊!!我们在这儿呢~~!!在这边!!”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……坐在角落里的那群人叫这家伙过去。“小焕啊,真的好久没见到你了。我想你想得心都要碎了。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!!”一个女孩子凑上来,用肉麻兮兮地语调说道。“喂……你离我远点儿!”“哎呀,还像以前一样冷冰冰的。”“你干什么呢??喂!快坐下。”这小子没理会那个女孩,拉过一张椅子让我坐下。“呃??哦。”他们像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看着我。“这就是和你住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吗??”他们问镇焕。“呃??是的。”“她是谁呀??”旁边那个女孩子露骨地问,语气里充满敌意。“刚才我不是说过了吗?你把耳朵好好清理一下吧!!”镇焕小子不耐烦地说。“什么??”“和小焕同居的女孩子……呵呵~”镇焕的那些朋友们笑了起来。真可恶,我脸又要红了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嘛……“什么?!!同……同居?!!”那个女孩惊讶地看着镇焕,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。“啊,这死丫头又来了。你去跟她好好说说。”镇焕对一个朋友说,拿起一瓶酒,自顾自地喝了几口。“知道了,臭小子~你一点儿也没变。”“什么变不变的……再要几瓶酒。”啧……这小子,酒瘾可真大啊。他的朋友又点了几瓶酒。桌子上已经放着好几瓶酒了??他的朋友们对着瓶子狂喝,你一言我一语地对他评头论足起来:“喂……你怎么还是那德行?”“小焕啊……你给我买礼物了吗??法国好吧??”“这个家伙喝了洋墨水,看起来比以前显得贵重了~臭小子,嘻嘻~”……镇焕再次不耐烦地皱起眉头。“不要烦我,求你们了……我本来就已经累得要死了,他妈的……真讨厌,早知道这样,我还不如继续在法国呆一段时间。”“哼……讨厌,这次就算你去地狱,我也要跟着你。”又一个女孩子娇嗲地道。“不管了……我去趟卫生间。”“小焕啊,我和你一起去!”那个女孩子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跑到镇焕小子身边,挽起他的胳膊。镇焕推开她几次以后,自己好象也烦了,不再管她……镇焕出去了……“哎呀……小焕和智敏见面了吗??”“怎么可能见面呢??那个臭婊子……她要是敢和小焕见面,看我不撕破她的脸皮。”“她和韩友彬什么时候分手的?”“哎呀,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……”“我好象听说,她想和小焕重归于好……”“真的吗?!!我早就知道她会这样!!她怎么可以没有小焕呢??”“谁说不是呢……”镇焕的朋友们边聊天边喝酒……智敏??他们怎么又提到智敏了?他抛弃小焕,投入友彬的怀抱??“啊……对不起,你是和镇焕住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儿吧??”他们中有一个人向我问。“什么??不,我们不是住在一起,而是……”“反正都是一样嘛……”那个人不等我说完就打断我,末了又添上一句:“他是个好人。”那小子还算是好人??那个无耻东西?!嗬……我差点儿没把刚才在西餐厅里吃过的东西吐出来,好不容易才忍住。咳……咳……我得喝点儿水。就在这时,一群人推开酒吧门,闯了进来。我好象见过他们……很面熟……是我们学校的学生。白天到我们班教室来过的那些家伙都在这里。旁边还有元民宰……还有韩友彬。看到我也在这里,元民宰惊讶得目瞪口呆……混帐东西,我和他的目光竟然碰到了一起。他这次又打算把我逼到哪里去……不过,他并没像我想象的那样,而是轻轻低下了头……“妈的,那帮家伙是富人高中的吧??”镇焕小子的朋友看着元民宰他们,问道。“怎么了??”这时,韩友彬迈着大步向我们这边走过来。“呃?这不是韩芮媛吗?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“呃?哦,这是因为……”我踌蹰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。该让他们知道我是和镇焕一起来的吗?“芮媛啊……你不该在这里,你的位置应该在那边。”韩友彬指了指刚才进来的那些家伙。“喂,这是什么地方,你凭什么过来?!”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男生瞪大眼睛,对韩友彬说。“怎么了?哎呀……金翰洙!你越来越帅了。咳咳……”韩友彬蛮不在乎地嘲笑着。他总是这样子,真让人担心……“他妈的……你这兔崽子……”金翰洙狠狠骂着。韩友彬这次没有理他,又转向我:“韩芮媛……你不能呆在这里,他们都是朝荣工高的人。我们学校的人都在那边,你也过去吧,好不好?”“呃??啊,我……我……”正在我犹疑不决时,镇焕推门走进来……看到镇焕进来,韩友彬露出满脸惊讶……“原来小焕也在啊。哈哈~”友彬抓住我的胳膊……把我拉了起来。“镇焕!!芮媛我带走了。她是我们学校的人,你知道吧??富人高中大家庭的一员……”“你放手!”镇焕粗鲁地说。但是韩友彬笑了笑,对镇焕的命令置若罔闻……“我让你放手!”镇焕的音量提高了好几倍。“镇焕……不要动不动就发脾气!!好久没见了……是不是??嘿嘿。”韩友彬冷笑着。镇焕走到我身边,一把抓住我的胳膊。真的好疼好疼啊,但是我什么也没说。两个人都杀气腾腾……韩友彬也拉起我的胳膊……啊啊啊,你们在干什么呀!!疼死我了!!轻点儿好不好!!就在这时——啪……镇焕的手重重地打在韩友彬脸上。韩友彬放开我的胳膊,猛地摔倒在地。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?一切都发生在转眼之间,我竟然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我只记得镇焕小子打了韩友彬的脸……“哼……你的力气更大了……”友彬静静地擦着脸上的血。这时,和韩友彬一起来的我们学校那些家伙蜂拥过来,包围了镇焕。“算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我们过去喝酒吧。对了,韩芮媛……我觉得你不该呆在那里……下次来的时候,到我们这边来,记住了吗?嘿嘿~”韩友彬甩了甩手,站了起来……他冲我笑了笑,回到他们的座位上去了。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呢??“坐下。”看着那群人离开,镇焕冷冰冰地对我说。“呃??哦。”这是命令吗?我看了一眼镇焕。这小子的表情看起来也很不平静。这里所有的人都是这样……可是,我总感觉有一道火辣辣的目光在注视着我。我一转头,就看见坐在对角线位置的元民宰一直盯着我。啊!!我又看见他了。哎哟……每次和他目光相遇,我都避开他的眼睛,低下头去。可是,这个家伙一直死死地盯着我不放。我的眼睛到底该往哪里看呢……凌晨一点了……这些家伙喝得太多了,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住。天啊……“镇焕就拜托你了。”“啊,好吧……”还朋友呢,太不够义气了吧?居然就这样把烂醉的镇焕小子扔给了我。我扶着镇焕小子上了出租车。他晕头转向地躺在我的膝盖上,睡得很香……我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。车开到了,我开始摇晃镇焕小子。一定要摇醒他,不然难道还要我拖他上楼么?“喂!!你醒醒吧!!到家了!!”“嚷嚷什么……”那家伙皱了皱眉,连眼睛都不睁开一下。“喂……镇焕!!你睁开眼睛。”真是,睡得像猪一样,怎么叫也叫不醒。我只好无奈地扶着他下了车。这小子怎么这么重啊……我觉得我的肩膀都要被他压垮了。“喂……你醒醒吧,不然我就把你扔在这里不管了!!”“蹦蹦猴……”胡说些什么呀,说梦话怎么说得这么不着边际。“我真的不管你了!!你自己跟上来吧!!”我甩开这家伙的手,把他放在地上,下最后通谍:“你真的不起来?我走了!!你爱走不走~~”见他没动静,我刚转身准备离开,这小子突然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裤子。“你吓死我了!!喂!!快放手!!”“你为了自己活命,竟然把我一个人扔在黄泉路上,你想逃跑是不是??这不可能!!我绝对不会自己死的!!你也要跟我一起死!!”他这是……在说什么??他到底做了什么梦,怎么说起黄泉路了?!!“喂,你放开我的裤子!!”镇焕小子死也不肯放开我的裤子。幸好有保安大叔过来帮忙,我才摆脱了他的手,在大叔的帮助下回到了家。“谢谢。”我感激地道。“怎么喝这么多酒??”“啊……我没喝酒。”真的没喝,我净坐在那看他们喝,自己可是一滴酒都没沾过呃~“这是你丈夫吧?”“丈夫??你在说什么??我才是高二学生。”大叔,拜托不要乱讲话好不好?“你是高中生??那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住在一起??”“大叔你不要误会,这里还住着一位阿姨呢。”“阿姨??就是在电视台上班的那位小姐??”“小姐??啊,是的……”这个大叔说话驴唇不对马嘴,我不得不和他争执了大约十五分钟,然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。镇焕小子被我放在他房间的床上,可是阿姨怎么还不回来呢??我胡思乱想了半天……就这样,大约过去了三十分钟??我正准备合上眼睛睡觉……突然,门开了。“镇……镇……镇焕……啊……??”又是镇焕臭小子。他的眼睛半睁半闭,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似的。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?”我惊恐地睁大眼睛望着他。有没搞错,这里是我的房间呃~。对,我要赶他出去!“这是我的房间,你马上出去!!”“什么?”扑腾……这个家伙直挺挺地倒在我旁边。他把又长又重的胳膊绕在我的脖子上。嗬……我的心里疯狂地敲起了小鼓。这小子的特长之一就是随便抱着什么东西都能睡觉。你把我当成被子了吗!!把你的胳膊拿走!!这时,这个家伙又长又重的腿也搭在我的肚子上。“咳……咳……啊啊……”这个家伙把我抱得更紧了,好重啊。咳……咳……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“别嚷嚷。”他嘟噜着。闭着眼睛很舒服地继续睡。天啊,这家伙……而且,怎么这么重啊……我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胳膊和腿放下去,趁机把被子塞到他怀里,就跑了出来。镇焕小子傻乎乎地抱着被子,呼呼大睡,我以为他死了呢。哎哟……混帐东西……该死的家伙!我轻轻地踢了几下他的屁股。臭小子皱着眉头动了动身体。嗬……吓死我了!!我生怕他会醒过来,于是赶紧走了出去。可是我到哪儿去睡觉呢??哎哟……如果我在他的房间里睡觉,他肯定会骂我吧??没办法,我只好躺在沙发上睡。不知道睡了多久??“喂……喂!!你还不起来??不去上学了??”“阿姨!再睡十分钟,再睡十分钟……”“死丫头……还想睡十分钟!!喂!!快起来!你给我起来!!”啪啪!“啊……阿姨,好疼啊,哼,别打我呀,哼哼……”啪啪……“阿姨!!!”我疼得一下子跳起来,哦,不是阿姨,是镇焕小子。这是怎么回事??这家伙为什么用脚踢我的屁股?!!“喂……你往哪儿打呢?”“神经病,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?”“今天是星期天……嗬,是星期六啊。”倒霉了,我怎么会记错了日期呢~“神经病,你活着干什么??活到这个份儿上,你还想继续活下去吗??”“怎么办呢!!现在几点了??怎么会八点了呢?你快让开!”郁闷死我了,都已经够惨的了,还在那损我。“啊……喂,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,你凭什么拿我出气!!”“讨厌!!”拿你出气怎么了?明明是你先用脚踢我,又损我!“天啊!!我真想打你。”我没理他,赶紧跑到卫生间。那个家伙流里流气地坐在沙发上,不停地按着遥控器。“喂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上学?”我看他这么悠闲,忍不住问。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?”这个肆无忌惮的家伙……天啊……“不说就算了~~”“星期一。”这个家伙,他把别人惹恼了,自己的心情就那么好吗??“哎!你认识韩友彬吗??”“呃??哦,认识。”我忙着穿校服,可是镇焕这小子总是和我搭话。“你认识元民宰吗?”“是啊,认识,怎么了?!!”“你和谁好上了??”“你说什么呢??”“我问你和他们当中的哪一个好上了??”“你在说什么呀,我和谁都不好。”这个家伙没再说什么。“我上学了。”“嗯。”哧,真不该和他打招呼。我匆忙向公共汽车站跑去。车迟迟不来。混帐……怎么办呢??我真不想在操场上一圈圈地跑。我以最快的速度,拼命向学校跑去。现在到底几点了??怎么办呢,我还得跑二十分钟,才能到学校呢……笛笛~~!!!经过朝荣工高的时候,有人在后面不停地按喇叭。“我要急死了,到底是谁呀?”顾不得回头去看,我尽量靠边跑。“喂,韩芮媛!!!”声音好熟啊……我回过头去……“元民宰??”元民宰在我身后骑着摩托车,一脸笑容。“要不要我带你??”“呃??真的吗?!!”我简直是喜出望外,“不过嘛,有个条件。”“条件??”“是的。”“什么条件??”“今天是星期六,你得陪我玩儿。”“啊,陪你玩儿,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条件!!我坐到后面就行了吧??”我怎么这么多嘴……有什么好怕的。“哦,嘿嘿~”“好的。”我坐到这家伙身后,摩托车就出发了。多亏遇见他,我在上课前五分钟到达了学校。那个座位又是空的。韩友彬……他又没来上学。难道是病了??“你的画儿带来了吗??”同桌突然扭头问我。“画儿?什么画儿?”我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“今天第二节课不是美术课吗?今天之前必须把画儿交上去……你不会没带来吧?”“真的吗??我没带啊。”“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带。”同桌满意地回过头去。知道个鬼呀……讨厌的死丫头,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。可是,怎么办呢??怎么办呢??混帐。第一节下课时间……我赶紧向后门的公用电话亭跑去。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——怎么还不接电话,混帐东西……“喂?”哈啊……我说不出话来,可是又不能挂断,就那么磨磨蹭蹭地拿着话筒。因为接电话的人不是阿姨,而是镇焕这个臭小子。镇焕……镇焕……我多希望是阿姨接电话啊……怎么办呢?我让他帮我把画儿送过来的话,他会帮我吗??他绝对不可能帮我忙……“你是谁??妈的,你找死啊!!”镇焕说着就要挂电话。“等一等!!”咕噜……我为什么要紧张成这个样子……冷汗都流出来了。“等一等!!”“你是韩芮媛吗?你死定了!!”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你才死定了呢!!倒霉的家伙……不过我在打电话的时候还是尽量表现得很乖。“这么一会儿就打电话??你打电话干什么?!!”“你……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我尽量细声细气地说着话,就希望他能突发善心。“哦,不行,我挂了。”话筒那边传来的声音还是那么无礼~“等一等!!就这一次!!真的就这一次!!好不好?!这件事对我真的很重要耶!!”“什么事??”“帮我一次吧,真的很重要,真的……”我继续恳求。“什么事??那我就先听听再说吧。”“今天是交美术作业的最后期限,可是我把画儿忘在家里了。”呼,我吁出一口气……终于肯听我说完了。“说完了吗??我挂了。”“呀呀呀呀!!你要我做什么,我都答应你!!就这一次,真的!!好不好??求你了,帮我这次忙吧~!!”该死的,真是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。“你交不交得上画,跟我有什么关系吗……”我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,我早就知道,这个混帐王八蛋!!说话怎么会这么难听。就算别人花钱雇我,让我像他这样说话,我可能都做不到呢。“我真是脑子进水了,所以给你打电话!!其实我本来也没想给你打电话……”“喂……你!!!”嘟……我不由分说就把电话挂断了。我的美术技能成绩也完了。天啊……真是的,我没有书面成绩,所以就靠技能成绩活着呢。混帐!现在两样全完了。我有气无力地走进教室。“你打电话了吗?”我的同桌……她真不配做我的同桌,她抚摩着自己的写生本。这个死丫头是我在继镇焕之后遇见的又一个恶魔。“是啊。”“那你就没有技能成绩了?”“应该是吧。”“不行啊,听说今天不带作业来的人要挨打的……”……我还是不和她说话为好。美术老师把那么长的一条(自己想象吧^^;;)凝聚着爱意的鞭子夹在胳膊下面,黑色的眼镜向上抬起,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。混帐……“好!!今天是技能测评的日子,我说过了吧?!今天之前完成那幅画同桌的画,这节课交上来……”我假装很认真地在纸上画来画去,尽量不让老师看见。坚持四十五分钟,就四十五分钟……我正在祈祷,老师一边看着同学们的作品,一边向我走过来。他看着我。我不能抬头……“你怎么回事??怎么没有你的作品??”天啊,为什么要发现我??“我……我把作品忘家里了。”我怯怯地小声说。老师瞪了我一眼,突然向讲台前走去。哒……老师用鞭子狠狠地抽打讲台。“没带作品的同学,站到前面来!!”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站了起来。“挨打的时候,把手心向上抬,可以减轻疼痛。”谢谢你,我的同桌,你为我考虑得好周到啊??这么关心我。呜呜……呜呜……我搓着手掌,尽量慢腾腾地往前面走去。算我在内,一共五个人。啧啧啧!!!真不是闹着玩儿的,挨过打的女生回到座位的时候,个个眼里含泪,男生则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是每个人都憋红着脸……很快就只剩我一个了。“韩芮媛,你干什么呢??赶快过来!!”“是。”我伸出双手,送到老师面前。“一,啪……二,啪……三,啪……”啊啊啊啊啊……嗬,真的好疼啊。我的手掌肿了,红通通的。眼泪在眼圈里打转。混帐!我刚想回到座位上,后门突然开了。“你是谁?”老师探出头,向那个男人问道。我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。他不是学校里的老师……也不是韩友彬……的确是第一次见到。他看起来至少有三十多岁。“你……你是谁??”“请问韩芮媛在吗??”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。我以前真的没见过这个人,可是他为什么要找我呢??他怎么会认识我??“我是韩芮媛的父亲……”“啊……你好!”老师结结巴巴地道。这个混蛋,他竟敢口出狂言!!!“老……老师!!”我叫了一声老师。这时,那个人手里拿着我的美术作品,左右摇晃。那是我的美术作品……他怎么会拿在手里……“芮媛啊,你出去吧。”“什么??什么……”我不知所措地向那个大叔走去。大叔看了看老师的脸色,小声对老师说。“我……我想跟我女儿说几句话……”“啊……好的。”老师的表情有些慌张,不动声色地回到了讲台。大叔拉着我走出了教室。“放开我的手,你到底是谁呀?”我疑惑地问。这个奇怪的男人赶紧放开我的手。“你认识镇焕大哥吗??”“镇焕??你是说镇焕??”“是的,镇焕大哥让我来的……”大哥??!!谁是你大哥??你的年纪看起来比镇焕大两倍还要多。“这个……给你……”这个人把拿在手里的作品递给我。“啊……谢谢。”我稀里糊涂地接过我的作品,必恭必敬地说了声谢谢。我根本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他说镇焕是他大哥,刚才却说是我父亲,而且他的长相看起来有三十多岁……到底是怎么搞的……“再见!”我打了个招呼,正想回教室,这时,奇怪的男人又抓住了我的胳膊。“这个……镇焕大哥让我告诉你……”“告诉我什么?”“姐姐你说过,他让你做什么,你都会去做,镇焕大哥让你一定要说话算数。”这是什么话??那个臭小子,竟然还记着这个!!又不是他自己送来的,派了个学弟过来……而且我已经挨过打了,还送来干什么!!这个人竟然叫我姐姐,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“啊……是的。”“那你好好学习吧。”“什么??哦,好。”我悄悄地推门走进教室。老师瞪了我一眼,同学们也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。肯定是因为那个怪男人说他是我父亲,大家才这样看我。镇焕这小子也真是的,就算想派人过来,也得找个差不多的人啊。而且,如果提前十分钟……哪怕是五分钟给我送来,那该有多好!!反正这个家伙对我的人生是不会有什么好作用了。还说什么,让我说话算数??这家伙到底安的什么心?!!

本文由美高梅国际官网手机版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